袁成琛,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CERNET 第一屆管委會成員、原教育部科技委秘書長。
互聯網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互聯網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 CERNET第一屆管委會成員、原教育部科技委秘書長袁成琛
引言 
引言
今天,計算機和互聯網已經遍及世界,成為我國各級政府管理、企業生產、科技創新的基礎信息平臺。CERNET作為國家級教育與科研網絡,是我國信息化基礎設施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教育信息化重要的支撐平臺,是中國互聯網科技創新人才培養的基礎環境。
機遇:CERNET是中國互聯網的先鋒
機遇:CERNET是中國互聯網的先鋒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已經走過了25個年頭。您能否回憶一下當年CERNET成立的背景和初衷?
袁成琛: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已有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等少數單位和個人利用互聯網,通過國際線路與國外科研機構進行科研交流,但使用范圍很小,無論是應用水平還是應用規模都與國外存在很大差距。為此,1989年,國家發改委啟動了一個小規模的計算機“示范”網絡工程,實現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之間的計算機聯網,但由于技術方向等原因,中關村示范網工程未能達到預想的結果。
1992年,Web技術的突破使互聯網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互聯網在國外開始全面商業化,使得人與人、國與國之間信息共享的距離和難度大為縮小。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發展,高校釋放出巨大的教育信息化需求,大批留學歸國人員及國內的科研工作者亟需通過互聯網與國際建立聯系,中國的教育和科研發展也迫切需要互聯網為之提供更高水平的資源共享與信息化服務,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迫在眉睫。
1994年1月8日,時任國家計委科技司司長姜均露親自來到國家教委,與時任國家教委分管科研工作的韋鈺副主任會面,表示支持高校建設中國的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絡,就此翻開了中國互聯網建設的新篇章。
正是教育和科研的發展需求,全球范圍內的網絡技術進步,國家領導決策的及時、正確,以及廣大科技人員的智慧與無私奉獻,成就了CERNET。可以說,“沒有教育科研網,中國的互聯網要推遲幾年,因為有了教育科研網,讓我們緊緊地跟上國際的發展”。從國家互聯網戰略發展的角度看,CERNET功不可沒。
初心:建中國的互聯網
初心:建中國的互聯網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建設的最初階段,面臨著哪些困難和挑戰?
袁成琛:
CERNET建設之初,是沒有經驗可循的。當時某國外公司提出,中國不需要自己建設互聯網,他們有成熟的建網經驗,還可以提供全部技術、設備,為表示對教育的支持,他們愿意無償為我們建設互聯網,被我們拒絕了。中國的網絡主權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取得了哪些成功?取得這些成功的重要保障是什么?
袁成琛: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示范工程”最初由六所高校發起,在各級領導的直接關心下,項目節點高校從六所發展到十所,包括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西安交通大學、東南大學、華南理工大學、東北大學、北京郵電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和電子科技大學,實現了跨省市區的全國性計算機網絡,并且實現與歐洲學術網的互聯,這一創舉推動了中國電子信息技術的跨越式發展。在此基礎上,我國電子信息部門開始部署全國的電子計算機通訊網絡,高校為中國電信等網絡運營企業輸送了大量網絡建設的技術、方案與設備選型經驗及大批技術骨干。
要建設全國性的互聯網,經費是必須解決的主要問題之一。CERNET示范工程最初的8000萬元經費主要用來購置網絡關鍵設備,租用通信用線路等,如要支持建網后的運行和維護,經費周轉相當困難。1997年在國家教委批準下,CERNET開始實行由聯網單位“分擔通信運行費用”的運行模式,逐步實現了“建設靠國家,運行靠自己”的目標,保證了CERNET在初期建設經費有限情況下的正常運行。CERNET提前完成驗收時,多位產業部門的專家稱贊說,“8000萬建設一個全國性網絡,這在產業部門是不可想象的”。
此后,教育部“211工程”建設將CERNET列入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務體系建設項目和國家“九五”科技攻關項目,再一次為CERNET的發展解了燃眉之急。
CERNET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是在1999年。國務院國發﹝1999﹞4號文件正式轉發了教育部制定的《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計劃》,要求從提高國家的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以及從科技水平和知識創新水平的高度,從培養與國家現代化發展要求相適應的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和專門人才的高度,發揮我國巨大的人力資源優勢,把生機勃勃的中國教育帶入21世紀。《振興計劃》將CERNET的建設列為重點工程,為CERNET提供了三個多億的資金支持,用來建設高速傳輸網,以適應現代化遠程教育和教育現代化的需要。同時,依托CERNET開展全國大學生遠程錄取、學籍管理、就業等工作,開創了高等教育信息化應用的先河。
在管理體制上,理順關系,健全管理結構是CERNET成功發展的重要保障之一。CERNET在創建之初就成立了以部長為首,各相關司局長和有關單位組成的教育部信息化領導小組。領導小組主要研究發展規劃,協調關系,制定政策,應對網絡信息安全,以及發展中遇到的重大問題;在教育部信息化領導小組的直接支持下,成立了CERNET管理委員會,由教育部科技司領導,成員是CERNET十所節點學校主管副校長,負責各個項目執行中的關鍵節點及相關重大事宜,第一屆管委會主任、時任清華大學常務副校長的梁猷能教授,事業心強,平易近人、德高望重,在CERNET管委會中發揮了核心作用,奠定了CERNET網絡大團結、大協作、大發展的基礎。
CERNET專家委員會,負責各個項目的技術方案制定及實施。CERNET網絡中心主任吳建平教授年富力強,精通網絡技術,積極拼搏,與CERNET網絡中心副主任李星教授等共同研究,把握了正確的技術方向,使得重點和關鍵項目的建設得以順利完成。CERNET的日常管理和技術運維工作由各節點學校的網絡中心主任負責,有效提升了不同高校網絡建設和應用水平。
CERNET從建設之日起,就高度重視網絡安全與管理工作。為進一步做好全網的運維管理和網絡安全防護工作,CERNET管委會制定了第一個《計算機網絡安全管理辦法(草)》,成為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安全管理制度性文件。1999年CERNET組建了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應急響應組CCERT,負責協調CERNET成員的安全管理活動,在借鑒國外經驗的基礎上,結合中國實際,設計并實現了CERNET應急響應處理框架和流程,為教育用戶提供了全方位公益性的安全管理服務。CCERT是中國最早的網絡安全應急響應機構,并且成為亞太地區網絡應急響應聯盟的創始成員,提高了中國在網絡安全管理領域的國際影響力。
此外,為進一步彌補東西部教育差距,促進教育公平,在國家和教育部支持下,CERNET承擔了“西部大學校園網絡建設工程”,為西部高校教育信息化和整個西部地區數字化、現代化水平的提升奠定了基礎,培養了人才。
CERNET之所以取得了良好的發展和成果,離不開高校的重視和支持,大團結、大協作才能真正實現大發展。1994年11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來到CERNET網絡中心參觀考察,稱贊清華大學將中央主樓一層大廳最好的房間拿出來作為網絡中心的機房和辦公區域,為CERNET的發展提供了最有利的條件。當時,各高校也都給各自的網絡中心提供了最好、最直接有效的支持和貢獻。所有這些努力匯聚在一起,才有了CERNET帶動下我國教育信息化水平的不斷提升,使得CERNET的管理模式創新與現代化教育科研工作的需要深度融合彼此適應,為我國高等教育和科研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
CERNET創造了中國互聯網建設發展的一個奇跡,“國運興衰系于教育,網絡發展連接未來”,正是秉承了這樣的初心,CERNET在我國教育事業發展中的關鍵作用和重要地位才能不斷彰顯,做到與時俱進。
前行:挑戰就是成長空間
前行:挑戰就是成長空間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建設并非一帆風順,在25年的發展過程中,它經歷了怎樣的挑戰?
袁成琛:
CERNET建設之初面對的第一個挑戰是網速問題。由于CERNET最初租用郵電部線路的費用十分昂貴,帶寬有限造成網絡擁堵十分嚴重。為了讓CERNET的帶寬和網速得到有效提升,我陪同韋鈺副部長專程到郵電部,商談降低教育網線路租金的問題。經過“211工程”和“教育振興計劃”等幾次重點建設,CERNET主干網建成了自己的光纖承載網絡,不但運行成本顯著降低,骨干網網速也得到了保障。
其次,東西部高校在專業人才、技術管理和日常運行經費方面存在困難,也是CERNET早期發展面臨的主要阻礙。
第三,CERNET建設初期與電信等其他運營商之間不能進行信息交互,國內CERNET用戶要訪問其他運營商資源,需要從國際線路上“兜一圈”才能連接到國內網站。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同志得知該情況后,責成電信等各大運營商打通與教育網的互聯,減少或免除網際間的連接費用,增加寬帶,減少擁堵。
另外,當時我國互聯網高端設備的國產化有待完善,自主研發高端設備的能力還很有限。
面對CERNET建設初期的困難,當時的一大批領導、專家和高校建設者懷著一顆為“中國建設自己的互聯網”的事業心,努力拼搏,使這些困難和挑戰轉變為CERNET成長發展的不竭動力。
展望:互聯網發展的“中國模式”
展望:互聯網發展的“中國模式”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的建立有哪些現實意義?
袁成琛:
CERNET推動了中國互聯網發展與應用的高潮。CERNET是中國最早的互聯網之一,也是中國互聯網科技研究與創新的先鋒。同時,由于CERNET在高校的廣泛應用,為中國培養了一批最早的互聯網用戶,使中國互聯網的規模發展成為可能。
CERNET始終服務于教育和科研,有效推動了中國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模式的變革與創新。CERNET支持了中國首批互聯網應用,完成了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高校儀器設備優質資源共享系統和中國教育科研網格、大學數字圖書館等一大批重點專業學科的教育和科研重大應用建設。此外,CERNET在縮小東西部教育差距上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
在國際上,CERNET擴大了中國參與網絡國際組織的范圍和深度,在參與互聯網國際標準RFC制定方面也取得了顯著進步,特別是CERNET2的建設及其深入開展的下一代互聯網IPv6研究,讓中國在互聯網核心技術領域有了一席之地,有效提升了我們的國際地位和話語權。
CERNET的社會效益巨大,經濟效益更是無法估量。其中“九五”科技攻關中的網上錄取,解決了數量龐大的招生問題,并保證了錄取公平,使CERNET的社會效益更加顯著。據不完全統計,90年代中國的招生錄取率只有5%,2000年后,高校擴招使高招錄取工作量每年以近兩位數增長,傳統的人工錄取不堪重負。基于CERNET開展的網上高招使這一棘手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2019年全國近1100萬考生中800萬是網上錄取,比例近80%。如果沒有CERNET的支撐,要在短時間內,高質量地完成招生錄取工作是不可想象的。另外,在技術成果的產業化方面,北大早期在CERNET上開發的天網搜索引擎,成為百度的核心技術基礎,這樣的成功案例不勝枚舉。
《中國教育網絡》:
今年對于中國和CERNET都是具有特殊意義的一年。站在這個特別的歷史節點上,您對CERNET或者中國互聯網的未來發展有什么期許?
袁成琛:
CERNET已經走過了25個年頭,我親身參與了前10年的建設工作,應該說我是那個時代的幸運兒。這10年是CERNET蓬勃發展的最好時光,也讓我一生自豪。能夠親歷CERNET這樣一個偉大事業的興起與發展,能夠為我們國家教育網絡的成功奉獻自己的綿薄之力,付出心血,我倍感欣慰。
當前,超級計算、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物聯網、智能技術、機器人、VR技術、智慧城市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迅猛發展,這既是挑戰,也是CERNET繼續服務教育與科研的新的歷史機遇。我國人力資源豐富,市場前景廣闊,人民勤勞聰慧,制度保障完備,這些都為我們參與國際互聯網競爭打下了良好基礎。未來,希望CERNET繼續努力,開創互聯網產業創新發展的“中國模式”,與全國高校一道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懈奮斗!
CERNET25
66扣百家乐赢钱公式